4卡=16.7434073焦

伪3次元忙碌者,杂食主四卡
变态的h写手,原则是不写清水,未成年自行回避
沉迷abo世界观

【四卡】BL电影的炼难 1

戏里戏外双线

影帝水门×迷弟卡卡西

领养者湊×中学生鹿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觉醒来,已近晌午。

窗外蝉鸣绵密,桐叶肥大,斑驳的光点和艳绿的色块交织融叠,微醺的夏风掠过窗帘,捎上几声清脆的铃声。


——上午的课程结束了。


好在表演系的课程安排向来自由,卡卡西又是公认的天赋型优等生,入校前就已备受关注,学校自然鼓励卡卡西在校期间适当接戏,因此对他的到课情况是相当宽限。

抖抖换下的睡衣,将被褥里压得皱巴的白皮剧本取来展平在书桌上,又仔细地压上几本厚重的工具书,卡卡西这才无奈地走向盥洗间。


上一次这样洗内裤是多久之前了?

卡卡西把难以启齿的梦中情景,全归咎到那本满是笔记标注的剧本身上。


昨日探班剧组现场后,他的确又一次翻看剧本到凌晨。

本来,拍完和那人同框以外的所有戏份后,他就进入了长达月余的休息阶段。

这个剧组的拍摄安排略微特殊地将两位主角的对手戏全放在后阶段。正是为做够这特殊题材电影给两人一个循序渐进找到状态的铺垫。

可按捺不住地与那个人合演的迫切心情,让他一场又一场地,默默跟完了那人所有的拍摄。当然随着拍摄即将进入正题,这样的局面很快就会被打破。


晚上,有和那个人的见面,想到这里,卡卡西心里一阵狂跳。


午后,卡卡西又去图书馆查了一下午的资料,稍晚到了剧组会场,公式化的晚会流程已经展开,导演正为接下来的重要剧情做拍摄前的动员。


卡卡西很清楚这场晚会实则是为了提示那个人——火之国乃至全世闻名的实力影帝,颜值与演技兼备,众多的少女乃至阿婆的梦中情人——波风水门。

毕竟一开拍就屡次NG的失败曾让导演甚至怀疑起水门奖杯收割机的称号,当然,刚换下一幕 这个诸多挑剔的中年男人就激动地站起来不住鼓掌。


这不奇怪,所有人都知道,波风大影帝从没拍过爱情戏。

这一点,身为影帝的头号隐形迷弟,第一场才被影帝搂在怀里对戏的卡卡西是最清楚不过的了。


卡卡西看向聚光灯下为众人所簇拥的水门,不,应该说是,“鹿惊”看向“湊”,眼底满是不安,他伸出手抚慰着将他一手养大的男人,他全看见了,看见湊眼球上怒绽的血丝,更看见他手腕上静注留下的针孔。 可他能做什么?他能说什么?他只能装作对一切毫不知情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心疼的皱着眉,开口却说不出话。

对分别的无力抵抗,不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妥协。他深知,无论是天穹崩塌抑或地壳龟裂,多么强大的阻力都将无法制止他和那人在一起的决心,除非....除非哪一日自己的存在会对那人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。而现在……

尽管湊的臂膀里仍满是留恋和深情,这位曾经刚正不阿的律师,因对那些阴暗勾当的失望而意识到这个国家教育的失败,他放弃了大好前程,毅然投入基层教育事业。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此刻正饱受着良心和道德的谴责,一直坚挺的肩膀此刻竟显得有几分纤弱。


他什么时候瘦成这个样子了?鹿惊又难受又生气,气他不顾身体,气自己让他变得这般憔悴。

现在……现在……

他想,那一日到了。


“我去见过他了。”

鹿惊推开湊,起身转过背去,自顾自地说道。


“他好吗?”

不知是不是肺炎没好全的缘故,湊的声音有些微弱——他以为他瞒过卡卡西了。


“……好,
“很温柔,也很体贴。”


“……”

湊还是走了过去,从背后环住了鹿惊,他揉了揉他的头发,鹿惊干脆地打断了他的动作,转身面向着他。


湊的浅蓝双眸波光闪烁,像是寒夜里挣扎着的微弱烛光。


鹿惊回忆起父亲去世后不久,湊从孤儿院带回他的那一刻。他也是从这个角度看着凑。只不过那时湊是蹲下身的,现在,他站着也能够到轻轻抬头就能和湊面对面交谈的高度了。


把还尴尬地滞留在空中的右手收了回去,湊僵硬地牵了牵嘴角,给鹿惊一个貌似轻松的笑容。

“你喜欢他吗?”院长沧桑的声音和湊轻柔的语句相重叠。


“……”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……”
“……那太好了。”



“太好了!”
一个力量满溢的声音突入卡卡西的耳朵,粉碎了他的脑中剧场。


“终于找着你了,卡卡西!”
来人浓眉毛大鼻子,身形高大,着一身极具搞笑特质的深绿色衣装,正是卡卡西同班的凯。

凯和卡卡西同样是特招进校的,不过卡卡西凭得是演技实力与天赋,凯却走的是另一条路子。虽然演技和相貌都不太符合演员的标准套路,凯专业的武术功底却是演艺圈难得一见,学习又努力,一早被自来也看上了,此次特意介绍给导演,安排了一个台词不多的路人角色。


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,不跟他说两句吗?”
“谁?”卡卡西明知故问。
“当然是水门老师!”凯向不远处被团团包围住的水门努了努嘴。
水门是知名影帝,辈分比卡卡西和凯大了一倍,又是学校的客座教授,凯自是称他为老师。


“反正就要开拍了。”卡卡西耸了耸肩,不甚在意地说,“到时候有的是话说。”

凯倒是缠上了卡卡西这个常常缺勤的优等生,就各种学习问题穷追不舍,并屡次向卡卡西提出了对戏的邀请函或者挑战书。


卡卡西习惯了这个烦人精,好不容易将他打发完了,却看会场里的人也已经零零落落,哪里还有水门的身影?

里里外外的找上了好几圈都不见踪迹,卡卡西有些后悔地站在出租车站准备回学校。此时已是深夜,车不容易打到,等了一阵,只好拿出剧本就着昏暗的路灯读了起来。


翻着翻着,不知不觉就看到了梦里开头的那一段,卡卡西想起自己升级加长版的豪华春梦,心虚地一把合上剧本,内心一阵羞愧。



“真是详细的批注啊。”这……这个声音是!

卡卡西慌张地转过身去,不是水门又是谁!


“卡卡西,你这么受关注和好评,还能沉下心来认真读剧本,真是难能可贵。”水门的语气里满是赞许。

“水门老师……什么时候……”卡卡西又羞又怕,心虚地不敢看向水门,目光在水门肩膀以下的位置无力躲闪着。


水门好似什么都没法发现似的,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。
“这么晚一个人回学校不安全,去我那里吧。”

水门日程紧凑的缘故,剧组选会场时便是就水门所住酒店附近选择的。因此也没叫司机,直接领着卡卡西回了房。


他把一张房卡塞进卡卡西手心,“开拍前这段时间我都会住这里研读剧本。”
“你可以时常来找我,商讨剧情或者……
“我们对戏。”

卡卡西点了点头。暗自有些惊讶水门竟然这么看重这部偏门电影。只是为了拓宽新的戏路吗?挖掘爱情戏的门路?

房内装潢也是简单低调,没想到水门每年拿着平常人一辈子也赚不到的收入,生活却简单得很,一点也不似个大牌明星。

正好第二天赶上了连三天的法定节假日,不用上课。两人趁着兴致又聊剧本交谈到深夜,醒来又是时侯不早。

为了培养合作默契,最重要的是气场融合和帮助水门找到灵感,两个人趁着假日决定去全木叶最知名的八大情侣圣地游玩,从情侣们身上观察一下恋爱的姿态表现。

很快假日到了末端,两人一路上的确收获颇丰,水门渐渐大致有了个表演思路。取材的同时也得到了很好的放松,每日都是趣事不断。

卡卡西则通过每晚与水门的对戏学到不少,在一些细节的琢磨上更上一层楼,对水门的了解再不局限于影像资料了。


最后这晚两人准备对的最后一场戏难度稍大些,算是对这几日成果的一个评估。


躺在床上的卡卡西就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数起时间来,成人型号的浴衣有些宽大,洁白的腰带松散地懒懒躺在腰际,银发少年的内心已是山崩海啸。

这就不难解释水门边擦着湿漉漉的发丝,边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卡卡西腿边时,为什么他心口大震的鼓声,密密麻麻的敲在胸壁,像是要突破那一纸皮肉了。他的心思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将自己揭示在身前人眼前。

机械式地背诵着字句不多的台词,卡卡西不自觉地舔了舔干燥的唇角。

水门轻轻笑出了声,“卡卡西,今天状态不好的话,我们下次再对也好……”
“这几日特训的成果已经很明显了。”

说着,水门伸手揉了揉身下少年的浅色发丝,又顺手帮他整理了散在枕头上极不乖巧的那几缕。

——就跟湊每晚睡前的习惯性动作一模一样。


只是今晚,是个例外。

当卡卡西再一次抬眸望向水门时,水门明白这一刻他已经是鹿惊。

鹿惊独有的眼神,是那样的脆弱又坚定,那份深切的悲伤和执着的爱恋,湊最清楚不过了。虔诚着吻着唇下颤抖着的眼帘,他不能容忍,他最不能容忍,这双纯净的黑色眸子里有朝一日将会失去浮动的曦光。

所以,“留下来,鹿惊……”
“……留下来,……
“与其……与其……”

哽咽的音节混着滚烫的泪珠尽数砸在鹿惊的唇角,砸进了他只为湊毫无保留敞开的心脏,濡湿一片。

随即胸口一阵难以抑制的剧烈绞痛就要阻断他的呼吸,鹿惊急促地喘息着,出于对空气的渴求或是别的,他挣扎着以手臂撑起身体,凑上养父的双唇,最终将他扑倒在身下,任两人咸甜的泪水裹上津液将对方弄脏到一塌糊涂。



“——cut!”微弱的气息喷薄在耳边,卡卡西睁开眼,水门正一脸担忧地看着他,若有所思。

“感觉还好吗?”

卡卡西直起身,水门也挪了挪腿从卡卡西身上移到稍远点的地方。
两人坐在了床边,各自整理了下狼狈的姿态。

“嗯。”卡卡西这才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,算是作答。

水门轻拍他肩头,半边手掌都碰到了宽大衣领下裸露的浅色肌肤,

“卡卡西,拍戏的时候,切忌走心。你要做的是表现,而不是重现……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?
“我担心你会……”出不来。

卡卡西正心不在焉的整理着快散架的成人号浴衣,白花花的肌肤就要晃花水门的眼。

算了,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机。水门心想,为了缓解此刻的沉重气氛,他选择讲一点拍摄时的趣事。

他把双手轻搭在卡卡西肩上,“你知道床戏是怎么拍的吗?”

银发少年又一次被按倒在柔软的床垫上,

水门引导着身下人将双退分开,屈曲着立在他身旁两侧,然后自己一手支在少年肩旁,一手自然而然地抚上他的青涩脸庞。


卡卡西红着脸,看着水门说不出话来。
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挤撞在一起,梦里的,纸上的,眼前的,虚实莫辨。他的整个脑子都像是烧掉了,全部脑细胞被加热到变性,失去思考的能力。

水门还在笑着做演示,肢体间暧昧的碰触让卡卡西浑身的肌肤都变得滚烫起来。

“接吻的话,也是只要借位就可以,不用真去做的……”这孩子是以为电影里的接吻镜头都是真刀实枪吗?太单纯了吧……

正想着,嘴角那抹难掩宠溺的笑僵硬地定格住了。

刚刚,不小心碰触到的地方,卡卡西的股间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硬了起来。


“对不起。”水门错愕的说。

评论(1)
热度(13)

© 4卡=16.7434073焦 | Powered by LOFTER